台山端芬姻缘庙

阿飞观点

元朝末年,天下大乱,烽烟不断,百姓苦不堪言。

两广一带有个玉溪镇,镇南边住着一户王姓财主家。

王财主慷慨大方,经常在家门口施粥救济乞丐难民,一时间,人们都成他为活菩萨。

王财主有个儿子名叫王洛,勤奋好学,从小就受爹爹影响,也是一副菩萨心肠。只要王家在门口施粥时,他就会过来帮忙。

有一年,天下大旱,王家的生意也一蹶不振,一家人陷入了困境中。

台山端芬姻缘庙

王财主不忍心见难民活活饿死,他果断决定,又在家门口支起了大锅,准备将家里剩下不多的粮食分成两半,一半用来熬粥救济难民。

管家面露难色,犹豫一番还是对王财主说道,“老爷,家里的粮食不多了。”

王老爷摆摆手,“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你休要再啰嗦。”

众人一听王财主家有在施粥,顿时将王家围了个水泄不通。

难免实在是太多了,王财主家拿点粮食也只是杯水车薪,很快,一锅粥就被施舍完了。

这时,一个骨瘦如柴的小男孩搀扶着一位老妪走来。

男孩目光有神,年纪尚幼的他手上却有老茧,他紧巴巴的盯着王洛,见锅中已经见底,男孩咬着牙,突然给王洛下跪,恳求行行好,救救自己的奶奶。

王洛见男孩气质不凡,像是个练武之人,连忙叫他起身,毫不犹豫地从怀里拿出一个大饼,递了过去。

饼是娘亲特意给他烙的,很美味,他一直舍不得吃。

男孩对王洛感激不已,言谢一番后,才把饼撕成两半,一半只是吃了一小口就塞进怀里,另一半给了奶奶,然后笑着对奶奶说,自己已经吃饱了。

台山端芬姻缘庙

见到这一幕,王洛眼角湿润,被小男孩的孝心给感动了。

男孩临走前,对王洛满又是感激地望了一眼,才搀扶着奶奶离开。

几年后,王洛已经长大成为壮实的小伙子了。

然而,因为战乱,王家在的生意一落千丈,家境没落,已经沦为平民。而王老爷不久后也突患重病去世了。

王老爷临终前,把儿子叫到跟前,一脸愧疚,声音哽塞道:“儿啊,是爹对不住你。让你没有娶上媳妇……”

“爹,您别这么说,生养之恩大于天,倒是孩儿有过,没有让你安度晚年。”说到此,王洛也是泪眼婆娑。

王老爷心生愧疚,是赵家解除婚约一事。

十八年前,王老爷有了儿子,而赵老爷夫人爷诞下一千金,二人关系很好,便定下了娃娃亲。

五年前,王家没落,一贫如洗。

台山端芬姻缘庙

而赵家顺风顺水,生意越做越大,赵家千金赵江雪更是长得愈发标致,活脱脱的美人胚子,被省城的财主刘老爷给相中了。

刘老爷只有一个儿子,名叫刘祝。

刘祝身体弱,算命先生说他命中缺水。刘老爷来到赵家商讨生意时,无意间见到刘江雪。豆蔻年华的她已经气质不凡,名字中还带“雪”字,刘老爷顿时大喜,心里很快就有了主意。

当天晚上 ,刘老爷和赵老爷喝酒时,将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。

赵老爷面露难色,低声道:“刘兄,赵某也不绕弯子了,十三年前,赵某和镇里的王老爷定下了娃娃亲。”

“哪个王老爷?”刘老爷问道。

赵老爷微微叹息一声,“镇南边的刘家。”

听到这话,刘老爷哈哈大笑起来,因为刘家早已没落,他朗声说道:“赵老爷,你放心,我赵某不会亏待你们赵家的。”

听到这话,赵老爷毫不犹豫点点头。

刘家在省城虽然不是数一数二的大财主家,可经济实力远非赵家能比,而且刘家和知府老爷还是亲戚,赵家这次能够攀上刘家这棵大树,算是捡了一个大便宜。

很快,赵家悔婚一事传到了王家,很多人都为王家感到不平,王老爷更是气得差点吐血

王洛得知此事后,也是在心里叹息良久。

半年前,他去赵家做客,见到了和自己年纪相仿的赵江雪。正值豆蔻年华的赵江雪,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,不仅长相甜美,还性格温和,二人一番交谈后,彼此心间都荡漾着一丝奇妙的感觉。

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王洛自嘲地笑了笑,只能叹息自己没有福分迎娶赵家千金。

第二天,王老爷就去世了。

为了谋求生计, 王洛不得不放弃赶考,做了一名生意人。

台山端芬姻缘庙

一天,王洛刚刚出门,就听到不绝于耳的鞭炮声响,经过一打听,才知道是赵家嫁女。

望着满脸喜气的新郎,再瞅瞅自己的寒酸模样,王洛一脸自嘲地笑了笑,在心里默默给赵家小姐送去了祝福,希望她嫁到刘家后能够开心快乐。

围观之人也是一脸羡慕地目送新娘子远去,他们也听过刘家家底雄厚,新娘子嫁过去肯定不会吃亏。

然而,坐在轿子里的赵江雪并非一脸笑容,相反,她神色复杂。

赵江雪并非贪图富贵之人,自从五年前她和王洛见面后,就发誓此生非王洛不嫁。只是婚姻大事,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为了赵家的未来,她不得不牺牲自己的幸福。

赵江雪嫁到刘府来,刘老爷本想着儿媳给儿子冲喜,谁知刘祝身体状况愈发糟糕,竟然在半年后就去世了。

痛失爱子的夫人孙氏,伤心不已,把这一切都归结于赵江雪,说她是克夫命,对她百般折磨。

原本如花似玉的赵江雪,此时已是一脸憔悴。

赵江雪在刘府生不如死,一心想逃离刘府。谁知,不久后娘家也传来噩耗,说赵家被悍匪洗劫一空,赵老爷夫妇命丧黄泉。

台山端芬姻缘庙

赵江雪无路可走,有一天夜里偷偷逃出刘府,准备在一棵树上自缢时,被一游历的师太给救起。

师太法号普慈,是慧云庵的主持。

见赵江雪颇有慧根,便决定收她为徒。就这样,赵江雪跟着普慈师太去了庵庙修行。

在庵庙修行的赵江雪,又恢复了昔日绝美容颜,师太担心她会给庵庙惹来不必要麻烦,便给她脸上做了一个胎记。

一天夜里,庵庙里来了一伙悍匪,普慈师太率领弟子殊死抵抗,赵江雪没有武功,师太叫她找个地方躲藏起来。

谁知,她被一恶人给发现了。

恶人见赵江雪身材窈窕,起了淫念,欲行不轨时,一个身材魁梧的侠士蓦然现身了。

侠士武功高强,三拳两脚就把恶人给收拾了。

赵江雪对侠士感激不已,侠士拱手行礼:“师太客气。”

台山端芬姻缘庙

侠士准备离开时,见到赵江雪面容有几分熟悉,微微皱着眉头,问她是哪里人氏。

赵江雪没有隐瞒,说自己是玉溪镇的赵家千金。

“师太……师太莫非是赵家千金赵江雪?”侠士眸光中闪过一丝惊喜,突然问道。

赵江雪一脸迷茫,她惊愕不已,素不相识的大侠怎么会认识自己?

侠士笑了笑,说自己姓周,曾经去过玉溪镇,那里有自己的一位恩人。

接着,侠士问赵江雪年纪轻轻为何要出家。

赵江雪叹息一声,把自己在刘家的悲惨遭遇说了出来。

侠士听了同情不已,也将自己年幼时受王洛一饭之恩的事讲了出来。赵江雪听到王洛,美眸中绽放一丝惊喜,不过很快就神色恢复如初,却被心细如发的侠士给捕捉到了。

侠士和赵江雪告别后,心里有了决断,该是自己报恩的时候了。

话说王洛,经过几年打拼,靠着诚信经营和精明头脑,生意终于有了起色,口袋里的银子也多了起来。

有媒婆给他来说亲,都被王洛给拒绝了。

王洛心里始终放不下赵江雪,这两年,他暗中打听过赵江雪的消息,得知赵江雪在刘府失踪后悲痛不已,后来又听说她被一师太给救起,才放下心来。

王洛有个寻找赵江雪的念头,只是人海茫茫,想要找一个人何其艰难。

不久后,他也搬走了。

台山端芬姻缘庙

一天,王洛收到一封信,信中说,百里外的秀峰山慧云庵有他想见的人。

王洛要去办事,正好经过秀峰山,便决定去看看。

等王洛赶到慧云庵时已经天黑,他不得不选择在此夜宿。

这时,一位侠士现身了,他悄悄找到了普慈师太,将来由告知。

普慈师太听了后神色一惊,犹豫一番后才微微点点头。

很快,普慈师太来到王洛房间,把他拉到了一间暗房,开口道:“贫尼送公子一段姻缘如何。”

王洛摆摆手,心中满是疑惑,连忙说道:“师太这可使不得。”

师太笑了笑没有说话,这时,门口走来一位面容清秀的尼姑。

王洛见了大吃一惊,眼前之人竟然有几分熟悉,又见她脸上有一大块胎记,不禁在心里叹息:真是天公不作美啊。

台山端芬姻缘庙

师太笑了笑:“公子,你果真不认识爱徒?”说完,师太大步离去了。

听到这话,王洛一愣,随即一喜,失声问道:“师太,师太可是赵小姐?”

赵江雪面露含羞点点头。

王洛紧紧把赵江雪抱在怀里,将多年的相思之苦诉之。

而赵江雪见王洛对自己一片痴情,丝毫不在意自己脸上的胎记, 很是感动。

第二天,赵江雪便还俗离开了庵庙。

二人刚刚走出时,那位侠士现身了,他笑意不减地望着二人,开口道:“恩已报,周某心愿已了,就先告辞了。”

赵江雪把侠士的身份告诉了王洛,王洛听后庆幸不已,想不到当年一时心善,如今换来了厚报,那侠士,正是当年他施舍的那个小男孩。

台山端芬姻缘庙

不久后,夫妇俩结婚了。

婚后,夫妻恩爱,王洛有贤妻帮助,生意越做越大,不久后他也成为富甲一方的财主,心善的他,救济了不少穷苦人家,一时间,被人称赞不已。